close

ESUNG NEWS
新闻动态

精雕细刻出精品,千锤百炼铁成金

返回列表
195 2020-04-26

美术生,你的老师为何这么拼?

师者 · 光也


这里没有百尺讲台


但台下学子拥簇,千千万万。


这里没有殿堂高阁


为师者日夜兼程,不计功名。


他们并非艺术大家


仍缀满艺术长河,星尘点点。


这儿是一尚美术教育,超过160名教师汇聚在这里,他们曾是美术生过来人,又成为一届届学子的引路人、筑梦者。


在介绍完一尚美术教育总校长——李自霞之后,今天,我们继续走近教学总校长——张猛,听他回顾求学往事,重述教育执著,永葆艺术初心的故事。


一尚美术教育

张猛——人称猛哥


既有山东人的淳朴憨厚,也有管理者的严厉与宽厚,为师者的一丝不苟与循循善诱——严师是他,益友仍是他。


十几年来,猛哥携同其他老师们,辅导众多美术学子迈入高校。渡人亦度己,在帮助学子们点亮艺术梦的同时,不改绘画初心,并藉此将艺术梦以另一种方式延绵。



山东农村里走出来的美术生


——“画画改变了我一个人”



美术生,作为学生中的少数群体,放在世纪之交的山东小农村,更是如此。当校园里的“小混混”猛哥兴起学画画的念头时,更多是把它作为逃避晚自习的一种方式。


歪打正着,从小就喜欢涂涂画画的他,在接触了美术之后,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在当时,学画画与所谓的高雅艺术、人生规划还暂时挨不着边。惟独,纯粹的喜爱与成就感的获得,让这种热爱与随之而来的收获,像滚雪球快速放大。三个月时间,方才高一的猛哥,技巧已经赶上了高二的学长学姐。


一尚美术教育

中学毕业合影


很快,那位专门为这个小混混设置了入学考核的美术老师,也慢慢地接受了他。


这就是猛哥结缘绘画,近20年学艺与教育故事的开端。“还是很感激学美术,对美术的热爱其实是改变了我一个人,如果按照以前高一,初三的状态发展下去,觉得自己可能就是一个混子了。以前,从来没有被认可过。”



一尚美术教育

毕业班合影



西美的烙印与濡染


——艺术的种子从此埋下



在那时农村里的高中,一届能出一两个本科的背景下,凭借美术摘下美院橄榄枝已属不易。而美院,这样一个轻盈但却充满重量的标签,放到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身上,不能称之为巨变,但确实是相当长的时间里,一个重大的转折。


作为八大美院之一,西安美术学院浓厚的美术氛围,大量的讲座与展览、跨国的艺术交流平台,都是难得一遇的体验与机会。



一尚美术教育

张猛与工作室老师同学合照



猛哥还提起那时经常同两名法国外教一起在工作室里谈天说地侃艺术,纵使岁月已经远去,这些与艺术同好相交、到最后沉淀为记忆的事件,回想起来仍有余温。


12年前,猛哥毕业了,在迷茫与误打误撞下走入了美术教育的大河。


不是艺术家,但美院的影响是深远的,四年艺术殿堂里的沉浸与濡染,艺术的种子已经洒落了下来,视野的提升、对美与艺术的感知,这种经验同样可贵。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一尚美术教育


平地而起,红海里游出一片天


——从0到1,潜下心只做一件事



从孔孟之乡到十六朝古都求学,再在毕业后迷茫的日子,向南而行到沿海都市谋生,呆过画廊布过展。在结识了当时度岸的几位创始人,经过几年的蛰伏后,猛哥终于在2012年于广州,开始了“度岸”时光。


一切都是从零开始。没有人脉、没有资源,怎么招生,画室未来又会成为什么样子……这些未知的问题都是旁次的,抓好教学才是最核心。


回想起来,猛哥感叹说,“当时想法很简单,就是尽力把教学做好,应该就会有学生,帮助到学生。把这个事情踏踏实实地做完!”


一尚美术教育

摄于13/14年



开会到凌晨两三点,睡在画室成为那时习以为常的事情,潜心研究高分卷,向同行学习,每一步都是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高强度的付出背后带着一种笃定,“我们花的精力是这么多的话,这个画室还做不起来,那基本上是不行。”


于是经过几年的积淀,彼时的度岸画室开始在羊城异军突起、以超高的录取率稳居业内前茅。在猛哥看来,成绩与口碑就是画室最有竞争力的招牌。“孩子过来之后,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让他们能考到理想的大学。我们能做的就是这个。”


一尚美术教育

猛哥



美术老师,为什么要这么拼?


——嗜上画室,与教学与自己较劲


猛哥,人如其名。他全身心地扑在教学上的身影,犹如紧紧咬住猎物的猛虎,对待教学的严格与执著,画室的师生都有目共睹。


严格来说,从步入一尚/度岸开始,他的时间与生活,很大部分已经与画室重叠在一起。即便挨过了繁忙的画室发展早期,从最初素描组长到现在掌管三个校区的教学总校长,猛哥似乎“嗜上”了画室。


在画室待到凌晨十二点,是稀松平常的事。


作为山东人的他,秉持着这样一个淳朴的理念。“我的工作量是他们的1.5倍甚至是更多。但是我收获的可能也是1.5倍。如果想努力让自己进步,就要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个事情。”


一尚画室

备战联考,摄于凌晨1点



与此同时,他在教学上较劲的态度依旧没变,这也是大多数共事的老师们所反馈的,这种付出的背后,实则是沉甸甸的教育使命。


在美术教育行业,一个成绩背后很大程度预兆着一个学子未来四年乃至更长的发展,放大看更是承载着一个家庭的期望,这也是画室秉持“成绩就是硬道理”的原因。


“如果一个老师对学生非常好,学生喜欢老师,但成绩出不来,我们没有真正帮助到这个孩子。”换言之,在猛哥看来,成绩便是考核教学团队质量的最高准绳,对教学的苛刻换个角度便是对千千万万个家庭的负责。


只是,谈回自己在家庭与工作上的平衡,猛哥感叹确实不容易,故而特别感激家人包括两个小孩的理解。


一尚画室

课堂上的猛哥



铁汉柔情,躬自厚而薄责


——亦师亦友,把教学当成创作


教学上的负责,也是源自猛哥过往在学艺时所留下来的那种执着,即把事情磨成作品的心态。“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在创作时的投入度、专注度,放在其他行业也是一样的。”


只是,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大多数学生们印象中的猛哥,私下里很少发火,教学充满耐心,而且风评中“温和、温柔”缕现。


谈到学生,就打开了猛哥的话匣子。“即便是有些主动性不强的学生,也要不厌其烦地沟通。不管是什么样的学生,来到这里都是公平的。从专业技法到绘画思维上的针对性指导,这才叫因材施教。”


一尚画室

张猛在上课


当然,教学之外,以身作则、言传身教更是衡量师者的另一把标尺。让每一名学子在收获技能的同时,进行审美引导,达到立品树德,这也是最朴素的“教书”“育人”的实践。


有句老话说,老师是一辈子的老师,而学生只是老师一辈子里面的匆匆过客。每年上千名学子踏入一尚,又从这儿奔向更远的山川河海,但在猛哥这儿,“每一届至少有几百名学生我肯定是知道名字的。”


我们注意到,提到学生们时,猛哥更多是以“孩子”指代。对于一些酷似高中时代的自己的调皮学生,猛哥有的是不厌其烦的指导,从被抗拒到被接纳,从画室教到美院,从课堂到往后漫漫求学人生路上的交心……


一尚画室


这时候,严师与益友,熟重熟轻,也无需特别争论的了。


张猛说:艺术的种子种下去了,随时可以发芽,但是眼前的事情(教学)肯定要先做好。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从学生到老师,不忘初心



回溯往事,从少时懵懵懂懂的涂鸦,到中学时的绘画启蒙、迈入大学时的艺术殿堂,再步入教育的长河,在艺考培训这条路上,猛哥也曾有过困惑与迷茫,但初心不改。


就如他当时选择绘画一样,“……真正的梦想还是要画画,没想过要成名,或者这个画要给自己创造多大价值。就是真正的热爱,发自内心的。”


而猛哥跨入教育行业的考虑之一,便是将自己没有实现的东西,能让学生来实现,而他对艺术的那片赤子之心,已慢慢地悉数转移到对教学的担当、对学子的引导。“艺术的种子种下去了,随时可以发芽,但是眼前的事情(教学)肯定要先做好。”


一尚画室


诚然,从个人来看,考前美术培育不是纯粹的艺术事业,但却是千千万万名学子艺术生涯中的一块拼图,一道阶梯。


从业十多年来,猛哥连同其他一线老师,已经为各大美院及高校输送了大量美术人才。


正如猛哥所说,“我们的目标是把孩子送到美院,在大学里面他会经历四年、五年的磨砺。未来他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这要看他们怎么修行了。”


艺术的故事,未完。

在线报名

电话咨询

线路地址

在线咨询